张宗昌测字

2024-06-16 08:21奇闻

民国时期有个军伐头目叫张宗昌,因其是买狗肉出身,人呼狗肉将军。有一天,闲来无事,狗肉将军带着随从闲逛,只见广场有一处围了一群人,他也想瞅瞅热闹,随从拿着马鞭把人扒拉开,只见是一老者在买卜,摊位上放一大牌子,上面写着:大不同。这位老先生专以测字为生,路子与别的卦摊不大一样,所以用“大不同”的招牌来吸引顾客。

这位将军一看,原来是个算命的,可是随从已经把人都哄开了,他怪不好意思的,心里虽然不信这个,但也开口道,我来算一卦。

先生说:“请您写个字来,”随后递个一个小木板,让他把字写在上面。张是文盲没读过书,不过日常简单的字能写几个,他没接老先生的木板,反而在卦摊上放的招牌大字旁边写个“人”字,让老先生给算算。

老先生心想:这人奇怪,给你木板你不写,你偏写在招牌上,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于是拿起招牌一看:呵,大字旁边写个“人”,那不是大人么?心里也就有了点底儿,于是说道:您是一位大人。

张没言语,只听随从说:你说得对,他是大人。

张心里一惊,这玩意真能准?于是心生一计,叫来随从,耳语一番,意思就是今天到底要看看算的是真准假准,你也写人字,看他怎么说。

只听随从说道:我也测一个,我也写个“人”字。随从没敢在张写字的地方写,他在手上比划出一个人字。

老先生张口道:你是个下人。

张宗昌一听,嘿,真准!可心里还是觉得纯属碰巧。

回到公署,张给随从说:到底要看看那老头算的是真准,还是假准,要是真准另说,要是算不准,饶不了他,你去从牢房提一个死囚犯来,给他讲,想活不?想活命的话,听从我的安排,如此这般。

随从就从牢房提一死囚,收拾打理一番,让他穿得跟张一样的衣服,去找老先生算卦。

到了摊前,老先生一看,嘿眼熟,不是那天来的几个人么?但中间那位没见过,穿得到是人模人样,就是一脸死气,煞白得吓人。他正在打量着,只听随从道:给这位爷也算算。

老先生说:那请这位爷也写个字来。

死囚犯不会写字,说道:我说出来吧,也测人字。

老先生一听,心想,嘿,果然是要来砸摊子的。也不敢怠慢,于是说道:我说出来,这位爷可别生气。

囚犯和随从都说道:但说无妨。

老先生说:您是一位死囚犯,一脸死相,八成是快活不成了。。。

囚犯和随从一听,顿觉毛骨悚然,真神人也。回去向狗肉将军禀报,那个老头算得真准。

这位狗肉将军说,既然那么准,咱就给他送个匾,于是请来军师,商议着给老先生送一块匾,几个人想来想去,决定送块“有求必应”的大匾。挑个吉日良辰吹吹打打地亲自给老先生送过去,并求问老先生是如何算的:我写个人字你算我是一位大人,他也写人字,为什么就成下人了?最后一个咋就是死囚犯呢?

老先生说道:您写的人字旁边有个大字,那不是大人是啥?他写的人字写在手上,手不能一直这么拖着呀,那走起路来手不得放在下边了么,下跟人一起,不就是个下人么?最后一个,他不会写,直接从嘴里说出来的,嘴就是口,口中一人字,岂不是个囚字?

张一听,哈哈大笑道:嗯,言之有理,先生真神。

公众号:苍松命卜杂谈

标签:
全部评论

最近更新

  • 一个被暴力殴打过的女命

    这是三年前测算过的一个女命,可以说是我从事预测以来,测算过的最差的一个命了。记得当时上半年测算时,安慰过几句。下半年的深夜凌晨又突然联系我,上来就是一顿大哭。问过原因后才得知,她在亲戚的工厂打工,因为..

  • 算命与命理咨询的区别

    好的演员是对角色有深度的理解,通过形体表情对人物复杂性有到位的刻画;出色的命理师是对人生有深度的体验感,对人事变化有高度的总结能力。达不到这一点,预测建议的后劲就不大,缺乏回甘就显得浅白单薄,就只能叫..

  • 八字与生活:如何用八字挑选适合自己的楼层?

    楼房,几乎是当代人买房时人人都会考虑的选择。但买楼房买几层最好呢?除了凭借自己的喜好和科学因素外,你还要加入一些易经的考量。本次,我们介绍下“如何用八字挑选适合自己楼层?”第一步:知晓河图数字“河出图..

  • 抓狂的婚姻预测中出现率最高的一个问题

    命理预测的过程中良好的双向沟通是成就一次高质量预测的最大载体为了搭建这个载体我经常强迫症一样和对方探讨每个点上的事发过程、每个事件的起承转合、以及对每次反应程度的衡量标准光是这些就要消耗很多时间直到沟..

  • 八字十天干特例精解

    八字命理学的诗文、词赋、口诀深奥,不易理解。以下为《四言独步》等命理典籍中常用之天干特例,主要以十天干对月令、日支为重点,体会命理赋文之精华。1、甲甲木无根,生于午月,水多转贵,金多则折,怕逢申酉。甲..

Copyright © 2024 政卿事迹网 ICP 浙ICP备2023018011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