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如服药

2024-07-03 08:27国学

读书如服药,这话我讲的,但不敢说是原创。因记忆不可靠,谁知是从哪里看过这句话?鬼使神差不带出处现身脑海。读书的后果首先是记性变差,至少我是这样,看过的书全混在一起,统统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一思考就改头换面地冒出来,哪里去找原籍?

按这样讲,说“读书如吃饭”也可,不过实在不贴切。首先就是读书并不像吃饭般,是生命所必须。人不读书并不会死,但这并非是说读书不要紧。我的理解是,既然是不必须的事,那就不必应付。像这样不必应付的事,要么彻底不做,做么便务必要做好。吃饭可以随便吃吃,读书则务必讲究,因为吃饭为了求生,读书却为了向善,需求层次不同。并非必须,这是读书与吃饭本质之区别。

当然,读书与吃饭也有一致处。比如,吃饭可以低也可以高,落在低处,是求生,抬得高了,是彰显身份格调。有的人吃饭极挑剔,厅堂桌椅杯盘勺箸之类的外部条件都细致要求,从主菜主食到冷盘汤羹甜点佐餐蘸料的逻辑更捋得清楚,遑论食材和烹调,那是“失之毫厘,谬之千里”的。这类人是一流食客,但旁人看他们吃饭如观罪人受刑,不过,个中趣味确实比升仙还妙。读书也有这类人,观书前沐浴焚香的人我确实见过的,对读书环境有要求的、对书的版本装帧有要求的也不在少数,个中滋味从神色来看也是很妙,只是我作为观众感觉并不太好,总觉得形大于实。

不过,前者尚不算顶尖高手,在我看来,真正行家是能自己创造要吃的饭和要读的书的人。前者吃饭再讲究,与吃饭的关系仍是“我求饭吃”,不远千里求一餐好饭,和沿街乞讨的乞丐也没什么实质分别。说到底,仍然着相。真正行家则自己开农场、养厨子、建酒楼,一切全由自己生产,主打一个饭来求己,反客为主,境界不知高到哪里去。换做读书这边,大概是养一群文人给自己写书看的贵族吧。我真心觉得,他们才是最顶尖的读书高手。因为他们确实是知道自己该读什么书的。

这道理换做服药这边其实更清楚明白,什么样的人才真懂服药呢?当然是知道自己该服什么药的人。他知道自己病在哪里,也知道该怎么调节,更知道服什么药、如何服药,着实是高手中的高手。

越来越觉得,服药和读书才真相近。人感到不舒服才服药,正如人感到不快活才读书。服药不一定只因身体不爽,药物同样可以影响精神、影响情绪;读书也不一定只能调节情绪、调节精神,更能影响身体,甚至伤及性命。此处便不举例了。

服药和读书最大相同,其实在于,影响结果的因素及其权重。结果好坏取决于三个方面:材料的质量好坏、方法的水平高低、主体的适合与否。材料就是药材,或者书本,材料的质量其实是影响最小,却往往被认为影响最大的因素。病人服药不见好,甚至更糟,家人往往第一反应是怪那医生蹩脚,或恼恨这药材不够极品。这不能说没道理,只能说不聪明。因为既然人不能自己配药方,自己想葆健康就得仰仗别人,就像人不能自己选书读,自己想充学问就要找人推荐,那么就只好盲目偏信,信错了也只该怪自己没本事。但那药材的用处是客观确定了的,病人的症状却要靠主观判断,现实中往往是药材的用处清楚,病症不清楚。只听说对症下药,没道理让药对症长。

第二个因素是方法水平高低,其实就是如何施用药材。服药的方法力求精准高效,煎服冲服生吞注射外敷都好,关键在于既要考虑如何最大程度发挥药材本身功用,又要适合病人状态不要过急过缓。同样一种药,制药、施药方法不同,药效也完全不同,不懂这个道理就服药的人,简直是乱服药,不出问题算他运气好。但这毕竟还算不上最要紧,因为方法最终还要以主体为参考。

最要紧是主体适合与否。服药和读书都不扭转什么本质,对于无药可救的病痛,服药和读书都只能起到安慰的用处,那便不必考虑太多后果,只求当下快活便可,如同给濒死之人的mafei剂量越大越是仁慈,给健康的人则须慎之又慎。对于本可治好的病,仔细服药或读书才有意义。无论是选药还是用药,都要先判断清楚自己的病症。这事其实极难。服药不是行医,服药是自医,如同读书是自我救赎一般。老鸦嫌猪黑,看他人的毛病总比看自己的毛病容易些。

往深处想,服药和读书有相同处,是两者都很难讲明行为本身的意义和作用。服药能好的病痛,按道理说,凭借人体自愈,也一定能好,区别只在时间,只在到底是人先死还是病先好。生死何足道哉?因此,服药只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加速病痛的治愈,却不扭转什么根本局势。能自行转好的病服药只是加速改善,不能自行转好的病服药也不过是延缓恶化。读书也是如此,读书能解开的不快,按道理说,在生活中慢慢解,人也总有开心起来的一天,区别也只在到底是人先死还是先想通。读书只是凝聚了生活中有助于启发的部分,提前了想通的时刻,却不能让傻子变智者。想不通的人读再多的书也不会开窍,反因对读书功用的误会而觉得自己已经开窍,害处更大。

所以啊,一个能讲清楚自己到底有什么毛病的人,其实已经没什么病痛了,对他而言,服不服药真的无所谓,能好的病自然会好,不能好的病想也无用。

再进一步推想,一个人能否获得真正的健康,不在于去服药,而在于去思考服药这回事,当他成为服药的大行家,他也就无需服药了。这真是玄之又玄了。

读书的大行家,基本就不需要专门去读书了,在他的生活中,如书可读的俯拾皆是,那便无时无地不在读书。正如武学的大行家,基本见不到他有专门练功的时候,一呼一吸皆是修行,一举一动皆是武功,一花一叶皆可伤人。

这样的境界自然是极高的,但极高与极低往往也就一线之隔,想跨越这一线,何其难也?

服药和读书还有件相同处,在于它们生效后,便化在自身一处,再也找不到出处由来。开头便说了,读过的书往往记不分明。

能分辨清楚自己思想里哪部分来自康德、哪部分来自尼采、哪部分又来自朱熹的人,的确是博学强记,但却绝对不是会读书的人,顶多是个人形自走数据库,那是最无趣也最迂腐的人,切记,远避。

我常纳闷自己的无用,后来释然。不仅释然,还顺带明白为何讲“读书百无一用”。原来真的读书如服药般无用,所有用处只能向内向四肢百骸发散,一点不能给旁人外界分享。那些能分享的,自然自己就得不到什么好处,读书和教书,完全两码事。

一个人服药治病,药渣倒掉,药汤排出,精华全留在体内,化作血肉筋骨,但再也没了药性——没听说谁服了药,身上便能散发药力以治他人的。读书也是如此,读过的书,精华化入思想,成为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再不能单独挖出来示人。

对我而言,读过的书万难讲给别人听,讲并不难,难的是讲出让人听了我的话便如同读过这本书一样的效果。书读了,没用的不适合我的排出去,有用的适合我的则消化掉,让我再去自己的脑子里挑拣碎片,拼出原来的书,实在千难万难。坏书反而容易,因为几乎没吸收什么,如同金针菇完好无损地经过身体,但让我把第二天的金针菇再给别人吃,我也于心不忍。

试过很多次,无论如何,我终究做不成那种,读了经典好书还能妥帖细致讲给别人听的“读书专家”。我确实佩服这样的人,这是一群嚼甘蔗却能吐出甜味十足的甘蔗渣的另类高手,让我来吐,要么是彻底没味儿的甘蔗渣,要么可能是新的什么甜东西,除非对方也吃过甘蔗,不然品不出甘蔗味。

书对这群人而言,读过和没读全没区别,读进来的东西仿佛不入胃肠,而是在嗉袋里储存,或是在前面的几个胃里反刍。如有需要,随时取用,全须全尾的原物捧出,如同牛瘪汤一般原汁原味。

而宁愿听别人讲书也不愿自己去读的所谓“爱读书者”,自然就是爱吃甘蔗渣却不去啃甘蔗的古怪食客,或是爱吃牛瘪汤却绝不会直接吃草的老饕。甘蔗渣的味道和甘蔗的味道多少是不同的吧?正如牛瘪和草的味道也一定有区别一样,但他们无从分辨,也无需分辨。

不过,他们比吐甘蔗渣的人好上不少,至少可以尝到甜味,吸收了确实的糖分在身体里。

或者,他们应该是西游记一路上想吃唐僧肉的愚痴妖怪,宁可在洞府里干瞪眼等上好多年月,也不肯自己去修行,坐一坐禅,念一念经。大概他们觉得,唐僧是有正果的人,他身上的一切也都是正果。但大家都知道的,孔子确实是有文化的人,但就算把孔子整个吃掉,文盲也不会因此识字。

服药是人有求于药,人向药中求的不是什么成分,而是健康。正如读书是人有求于书,人向书中求的不是什么知识,而是道理。

人若健康便不必服药。人若懂得如何保持健康,也不必专门向药中求,饮食行动便可养生。人若明理便不必读书。人若懂得如何明白道理,也不必专门向书中求,生活处处皆可思考。

可见,精于服药之道的人必然健康,正如精于读书之道的人必然明理。

那么,浑身药味的人要么是借此谋生的医生或药商,要么是久病不治的药罐子,总之不会是服药的行家。正如浑身书气的人要么是借此谋生的教书匠或书商,要么是读书成痴的书呆子,总之不会是读书的行家。

以上,就是我所谓“读书如服药”的想法,妙处分享不出的,博君一笑耳。

公众号:被褐怀珠

标签:
全部评论

最近更新

  • 一个被暴力殴打过的女命

    这是三年前测算过的一个女命,可以说是我从事预测以来,测算过的最差的一个命了。记得当时上半年测算时,安慰过几句。下半年的深夜凌晨又突然联系我,上来就是一顿大哭。问过原因后才得知,她在亲戚的工厂打工,因为..

  • 算命与命理咨询的区别

    好的演员是对角色有深度的理解,通过形体表情对人物复杂性有到位的刻画;出色的命理师是对人生有深度的体验感,对人事变化有高度的总结能力。达不到这一点,预测建议的后劲就不大,缺乏回甘就显得浅白单薄,就只能叫..

  • 八字与生活:如何用八字挑选适合自己的楼层?

    楼房,几乎是当代人买房时人人都会考虑的选择。但买楼房买几层最好呢?除了凭借自己的喜好和科学因素外,你还要加入一些易经的考量。本次,我们介绍下“如何用八字挑选适合自己楼层?”第一步:知晓河图数字“河出图..

  • 抓狂的婚姻预测中出现率最高的一个问题

    命理预测的过程中良好的双向沟通是成就一次高质量预测的最大载体为了搭建这个载体我经常强迫症一样和对方探讨每个点上的事发过程、每个事件的起承转合、以及对每次反应程度的衡量标准光是这些就要消耗很多时间直到沟..

  • 八字十天干特例精解

    八字命理学的诗文、词赋、口诀深奥,不易理解。以下为《四言独步》等命理典籍中常用之天干特例,主要以十天干对月令、日支为重点,体会命理赋文之精华。1、甲甲木无根,生于午月,水多转贵,金多则折,怕逢申酉。甲..

Copyright © 2024 政卿事迹网 ICP 浙ICP备2023018011号-7